中国农村网 > 人物

席江红:追赶文学梦的农嫂作家

2018-11-08 08:46:54       来源:京郊日报    作者:温来生

  席江红,一位地地道道的京郊农嫂。然而,她又与其他农家妇女大有不同。因为,她不仅仅热爱脚下的土地和汗水浇灌的庄稼,更深深痴恋着充满诗情画意的文学,矢志不渝坚持追赶着自己的文学梦想,并一直笔耕不辍,屡有佳作见诸各大报端和杂志。她用对生活的赤忱热爱,通过那双握锄头的手,透过那泥土的芳香,孕育出了乡韵的诗情画意,实现了从草帽农嫂到农民作家的成功跨越。

  梦想,在困苦中生长

  席江红,1970年出生在甘肃庆阳一个普通家庭。由于家里孩子比较多,日子过得十分清苦,这也磨练出了她不怕吃苦、顽强倔强的性格。

  上小学的时候,席江红就非常喜欢上语文课,她写的作文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给全班同学来朗读和学习。“那是在文学上初露锋芒的时候,也是至今回忆起来都觉得无比骄傲的事情。”翻看着小学时写的文章,席江红尤为自豪。

  等到上了初中,她就有更多的习作在社刊、校报和各种刊物上发表。老师们的认可,同学们的鼓励,不仅让她信心倍增,更像黑夜中的一盏明灯,点亮了她的作家梦,让她的作家梦开始生根发芽。

  由于家里孩子多,席江红读完高中就参加工作了,没能如愿走进大学校园。1995年,她婚嫁到怀柔区九渡河镇黄坎村,成为一名农嫂。婚后,忙碌之余的闲暇时间里,尤其是晚上,她笔耕不辍地进行着文学创作。为了圆文学梦,她付出了常人难以想像的艰辛与努力。

  “我的创作大都是从午夜才开始的。白天忙得根本没有时间,即便就是有时间,心也静不下来,也无从下手。”席江红说,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当把家人全都安顿入睡之后,才能静下心来,在自己的“专属世界”里构思情节、塑造人物;拈花惹草、描山绣水;表达情感、抒写性灵,和自己笔下的人物一起悲、一同欢;同呼吸、共命运。

  遇见不会的字词,她就虚心地向字典请教;碰到不懂的问题,她就认真地上百度搜索。有时熬夜,实在瞌睡得不行,她就用冰毛巾、咖啡、茶水、清凉油、辣椒等来刺激疲累的神经,以提振精神。

  每写完一篇文章,她都要认认真真修改好几遍,觉得文从字顺、合情合理、顺理成章之后,才去进行下一个环节写作。再后来,发现还是有瑕疵和漏洞,于是又返回来重新修改一番,直到自己心满意足为止。像这样,一篇文章的开头和结尾,出现更换、改写三五遍才达到预期目的的现象,那也真是家常便饭。最后,直至整篇文章修改得好像天衣无缝、完美无缺时,她这才小心翼翼地向编辑部发出去。

  每当家人酣然入睡时,看着一个个可爱的文字轻盈地落在稿纸上,灵动起来,鲜活起来,她仿佛觉得,那便是自己活着的所有价值。

  “创作是一个十分漫长的痛苦的煎熬过程,唯有不断地历经春风夏雨、春耕夏耘,才能在金秋收获一场文字的盛宴。文学写作,就像一台戏,人们往往看到的只是舞台前面的那锣鼓喧天的繁华与热闹,却根本看不到剧幕后面隐藏的那些艰辛的汗水和辛酸的泪水。”对于文学,席江红深有感触地说,作为一个真正喜欢文学的人,我不会在意我的作品能否发表,也不会在意它能否获奖,我只在意灵魂的倔强与高贵、心灵的慰藉和快意。也许,只有内心安静的人,才能写出上乘的作品来。人生像一杯苦茶,会苦一阵子,却不会苦一辈子。

  梦想,在奋斗中开花

  每日农耕劳作,哪有闲情逸致创作?而且,还佳作频出,屡见报端?

  村里人都很纳闷儿,而且非常想探究席江红文学创作的奥秘,那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章、散文,居然能够随时从她心胸中溢涌而出,且畅流于笔端,这源源不尽的诗意到底来自何处?难道是来自苍天有眼而赏给她的神笔吗?还是大地有情而赐给她的创作密笺?

  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爬格子是件很辛苦的事情,对一个农村妇女来说,写作只能安排在农闲时或晚上或阴天下雨不能劳动时。有多少个夜晚,当别人进入甜美的梦乡时,席江红却伏案灯下,奋笔疾书;有多少个炎炎夏日,席江红把自己关在书房陋室里,苦苦笔耕。而此时的她,早已远离尘世喧嚣,到达了一种忘我的境界。

  寒来暑往,斗转星移,席江红一直虔诚地沉迷于她的文学梦,远离尘世的暄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为之废寝忘食默默耕耘。付出自有回报,收获可谓满盈:2004年以来,她先后在《京郊日报》《北京日报》《工会博览》《农民日报》等报纸杂志刊发散文、小说等文学作品200余篇数十万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创作的散文《跟着一把镰刀出发》荣获首届首都五一劳动文学奖一等奖,2014年散文《看山的人》荣获“中国梦劳动美”北京市职工征文大赛一等奖,2015年再次获得五一文学奖。

  为了提升写作水平,扩大创作门类,席江红参加中国北方曲艺学校文学艺术创作班和北京职工文学创作研修班学习,并由此开始曲艺创作。截至目前,已创作小品《新枕头记》《网络达人》、快板《我爱家乡九渡河》、双簧《能耐人》等30多部曲艺作品。这些带着乡土气息的作品甫一推出,就受到乡亲们的一致好评,并获得北京市和怀柔区星火工程演出奖。

  面对一篇篇获奖作品,席江红更加信心满满,她多年追赶的文学梦,也越做越精彩……

  梦想,在拼搏中结果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席江红也不例外,也有自己瑰丽的梦想——当一名农民作家,用文字抒发情感,见证美好生活。

  谈到写作,席江红由衷地说:“感谢文学,让我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充实,人生变得更加有意义。”

  良田沃土哺育的乡风民俗熏陶了席江红,在沐泥浴水的劳作中,她源源不尽地汲取着乡土乡情中肥沃的营养,获取璞玉浑金般纯朴深厚的创作资源,一个渗透泥土芳香的文学梦在不断地延绵着、延绵着,最终结出了累累果实。

  “能源源不断推出新作,这是我热爱读书的结晶。”席江红有个习惯,晨起第一件事,先是读书。书就在枕边,前一天入睡前看到哪里,醒来后就接着再读。席江红说,自己最爱逛的地儿不是服装店,而是充满书香气息的图书馆、书店。虽然怀柔图书馆距离村里有20多公里,但席江红每周都雷打不动要去个三五趟,而且一去就是半天或一天。每次,图书管理员不下班,她就一直看,经常沉浸其中而废寝忘食,被工作人员称为“书痴”。

  为了将自己的读书心得分享给村里的姐妹,带动更多的人读书,闲暇之余也能搞搞创作,丰富一下精神世界,席江红决定在村里成立一个读书会,定期开展读书活动,并邀请市区专家学者教授文学创作等知识。“成立读书会不是一时兴起赶时髦,应该从我来到九渡河镇的那一天开始,就一直有这个梦想。”从小酷爱读书的席江红说,刚结婚时,最不适应的就是家里和村里其他姐妹家少见有书。那时候经济也不宽裕,但只要手头里有点钱,我就拿去买书,看完后借给村里姐妹们分享。

  “刚开始,有些姐妹不理解。有人觉得当个家庭妇女,带好孩子,干好家务,种好地,读不读书没什么用。也有的人觉得读书那是城里人的事儿,是文化人的事儿,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民,读那么多书也还是老农民。”对于大家的评说,席江红只是微微一笑,并坚信,早晚有一天大家会认同读书的诸多益处。

  2017年6月26日,席江红又利用现代读书手段,建立九渡读书会微信群,由黄坎村扩大到整个九渡河镇20多个行政村。利用微信平台交流读书,发现好的文章就转过来,喜欢读了就朗诵一段,有了疑问就在群里求解。一时间,一种读书交流的良好氛围弥漫在整个村子里。如今,村里的姐妹们已形成了晨读、夜读和每周六的晚上八点相约读书会等品牌活动,读书会成员近百人。“读书会是个很难得的文化交流平台,微信读书不紧张、方便,面对面读书又能锻炼演说能力。希望读书会能像广场舞一样,村村都读起来,形成一个全民读书的大好局面。”西四渡河村农嫂韩廷霞深有感触地说。

  以诗意循循善诱培育人,席江红用对文学的真知灼见去怡情悦性,启迪其他文学爱好者的心灵。她在读书会上讲学时,深入博学的论述,浅出哲理的言辞,精辟独到的见解,在不经意中悄然掀开了听讲者的心扉。姐妹们纷纷议论,一个经常行走田地村野、穿梭大街小巷的农嫂作家,居然释放出如此神奇的凝聚力,令人叹为观止!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经过几多春秋的耕耘,席江红的“学生”已经桃李怀柔区了,她播种的《读书会》也在九渡河镇茁壮成长、开花结果。

  春华秋实,岁月更迭。席江红的文学梦始终站在高扬时代主旋律、赞美当代社会的境界上,不断净化着、不断提升着。有人说,发光的物体不一定全都为了去照亮别人,有些发光体只是为了装扮自己,惹人眼球。席江红直言不讳地说,我要做的决不是只发光引人注目却没有正能量的事情,我要做的是用全部的热能去铸造家乡泥土里的那一颗明珠,用自己发出的光韵去歌咏挚爱的生活。

加载中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高晓川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