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调查

对黑皖湘粮食主产区百家经营主体的调查

2019-01-11 09:24:26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赵永平 朱 隽 王 浩 郁静娴

  调优结构,让种粮更赚钱(乡村观察)

  ——对黑皖湘粮食主产区百家经营主体的调查(上)

  本报记者 赵永平 朱 隽 王 浩 郁静娴  

  制图:张芳曼

  我们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粮食生产不能有丝毫放松。当前,粮食供求的主要矛盾已从总量不足转变为结构性矛盾。伴随消费升级,人们的需求从“吃得饱”转向“吃得好”“吃得健康”“吃得放心”,粮食生产必须数量、质量并重。

  顺应新形势,需要深化粮食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改革,构建现代粮食产业体系,在更高层次实现粮食供需动态平衡。

  市场倒逼调整——

  粮食生产出现积极变化,调优结构,以质量效益为导向

  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广袤田野打造粮食生产转型发展新框架。优质优价,粮农感受最深切的就是价格信号。

  秋收冬藏,又是粮食收购季。日前,多地启动2018年中晚稻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国标三等晚籼稻最低收购价126元/百斤,同比降低10元。同等级粳稻最低收购价格为每百斤130元,同比降低20元。“粮食收储制度改革释放出明确信号,过去‘农民种什么,国家收什么’,今后是‘市场缺什么,农民种什么’,通过优粮优价,引导农民向既重产量更重质量转变。”黑龙江省桦川县粮食局局长李洪泉说。

  调查发现,在价格信号引导下,去年各地粮食生产出现积极变化。

  调优结构,订单农业规模扩大,实现“优粮优价”。“不种优质稻没出路!”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石公桥镇嘉科水稻合作社理事长李子爱说,前年合作社与精为天米业公司签了订单,3800亩水稻,一半改种优质稻,经过一年磨合,去年成效显了出来,“一斤优质稻1.5元,比常规稻高出两毛钱,有订单不愁卖,一亩能多挣200多元。”

  鼎城区农业局局长钟兴满说,区里出台政策,推广优质稻,对种200亩以上的大户,每亩给50元补助,农技服务小组对大户进行一对一指导。全区水稻面积170万亩,去年优质稻达到50万亩。从市场情况看,普通稻谷难销,但优质稻供不应求,两者价格每100斤相差20—30元,农民种优质稻增收1.2亿元以上。

  “黑龙江大米品质好,县里积极向优质、绿色上调,增加糯稻生产,引导农民往市场上走,减少受政策变动的影响。”桦川县副县长张义利说,县里建立县级检测中心,保障大米质量;搭建电商平台,注册公共品牌,让好大米卖出好价格。

  “好水稻不愁卖,每年都提前订货,价钱也有保障。”桦川县玉成农机合作社理事长李玉成说,合作社经营1.2万亩地,主要种3个水稻品种:稻花香、绥粳、糯稻,大部分是订单收购,每斤价格2.4元,远高于最低收购价。合作社还自留2000亩,加工县里统一打造的“星火”品牌大米,一斤最低能卖6块钱。

  抱团发展,新技术、新模式提升效益。

  在湖南省宁乡市双江口镇,20户种粮大户成立合作联合社,抱团发展。探索一田两用,去年联合社在3500亩稻田推广稻虾共生,“一季水稻,一季龙虾,一亩效益增加4000元,稻田生态复合种养,可能是今后一条出路。”合作联社理事长范建锋说。

  新技术、新装备提升效益。安徽省巢湖市银屏镇三胜村大户陈玉扣说,现在喷洒农药用上了无人机,几十亩地作业只需十几分钟,而且喷洒均匀,飞防一次一亩10元左右,比人工省事省钱。

  多措并举增效——

  千方百计降成本,延长链条,农机共享,换个方式种粮

  “成本上涨,粮价下压,不换个种法不行了!”宁乡市东湖塘镇太平桥村农民袁铁山,去年种了200亩水稻,其中50亩双季稻,150亩单季中晚稻。老袁掰着手指算了笔账:种一季稻谷,一亩地要肥料120元,种子、农药300元,机耕机收180元,租金400元,再加上人工、浇地、运费等,亩成本要1300元左右。

  调查显示,当前种粮成本呈现刚性增长趋势。

  流转租金占到种粮成本的30%—40%。“租金三年涨了一倍,有点儿吃不消。”安徽省巢湖市庙岗乡莲花村的王学斌说,2015年每亩租金300元,现在好地块涨到650元,丘陵地也涨到560元。去年他流转1200亩田,每年贷款主要支付租金。

  管理成本也在攀升。55%的种粮主体反映农资“涨价快”。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周家店镇新时堰村农民鲁方齐说:“前年一袋复合肥102元,去年到了120元,一年涨了近20%。”

  面对新形势,怎么种粮才赚钱?

  千方百计降成本。在桦川县,李玉成的合作社采用鱼、蟹、鸭共育技术,种植水稻减少化肥、农药、除草剂的使用,“三减”每年一垧地能节约成本2000多元,而且绿色产品赢得了好口碑,带来增值收益。

  调整结构保增收。王贵成是桦川继成农产品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去年合作社的3315亩地,他进行了精心的种植结构规划:1815亩高粱、925亩大豆、525亩水稻。这些高粱地在2016年种植的是玉米,2017年种植的是大豆。“这几年粮食市场波动大,不能把宝都押在一个品种上,多几个品种可以分散风险保证收益。而且,换品种还能拿到轮作补贴,也是一块收入。”

  延长链条增效益。李玉成的合作社每年会产生大量水稻秸秆,一度为如何处理这些“废物”伤透了脑筋。但如今“废物”变成了“宝物”。合作社与一家生物质能源公司合作,将废弃的秸秆打包加工成生物质颗粒,以每吨410—450元的价格卖给附近的发电厂,收益和加工公司按比例分成。“今后我们还想和龙头企业深入合作,生产米糠油、饲料等,通过延长产业链条增加效益。”

  在宁乡市双江口镇,范建锋说:“有了规模才有议价实力,联合社共经营2万亩地,统一采购农资,价格能便宜10%;统一签订单,销路有保障。”

  “手机一刷,用上共享农机,又快又实惠。”鼎城区谢家铺镇种粮大户匡勇立说,“这些大家伙一天能耕40亩左右,100元到120元一亩,再不担心耽误农时。”如今,全区农作物机械化水平达85%以上,机械作业由单项作业迈向复合作业。政策扶持,鼎城区周家店镇天合合作社上马6台粮食烘干设备,日烘干能力90吨,湿谷到干谷,一斤能多卖两毛多钱。

  政策扶持,收购主体对接生产主体。截至12月中旬,桦川县收购最低收储价水稻3.2万吨,占总收购量的5.9%。从各地粮食收购情况看,去年政策性收购量大幅减少,市场化购销更为活跃,市场主体、购销渠道、收购资金来源更趋多元。

  转型中的期盼——

  政策衔接更紧密,引导市场预期,保障优粮卖出好价钱

  实现面向市场的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改革中出现的问题要通过改革来解决。

  种粮主体期盼通过订单实现优质优价。调查发现,不少种粮主体反映,订单能力不足,最担心优质粮难卖好价钱。

  在宁乡市回龙铺镇沿河村,粮农李应台坦言,他流转了700亩水稻,种的都是优质稻,但只有60亩签了订单,其他的还没找到买家。鼎城区周家店镇白合寺村也面临同样问题,陈其主说,合作社经营6.04万亩地,订单面积只有1万亩,没有合同,优质稻很难卖上好价钱。

  千方百计提供加工企业融资便利。调查发现,融资难是制约订单的最大瓶颈。湖南金德米业总经理苏运德说,粮食收购时间集中,需要大量资金,一年只有农发行收购贷款790万元,缺口约2000万元,找其他商业银行贷款难。希望政策精准扶持加工企业,通过“龙头+农户”的紧密联系,推广订单种植,引导农民有序调结构。中粮富锦库主任李维成建议,加强农业订单的约束力,提升履约率。

  调查显示,95%主体希望稳定市场预期,他们期盼政策衔接更紧密。

  结构调整有更多政策支持。在桦川,2016年的玉米面积约80万亩,2017年降低为50万亩。原因在于玉米价格大幅波动,农民纷纷把旱田改成了水田,把玉米换成了水稻。但去年的水稻价格下跌,玉米价格“逆袭”,不少农民打算再把水田改成旱田。

  “‘水改旱’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富锦市二龙山镇北地界村村民祁富林说,种水稻需要育秧大棚,也要插秧机等水田专用的农机,“备齐一整套没有20多万下不来,要是把水田改成旱地了,那这些装备基本全作废了。”

  调查发现,一些地方出现大户退租、“双改单”等苗头。安徽省庐江县泥河镇天井村张传顺,3年前流转1000多亩地,去年只剩下400多亩。

  在宁乡市,因为早稻效益低,“双改单”现象普遍。市农业局副局长罗德辉说,去年全市早稻面积减少10万亩。

  稳定粮农市场预期。基层干部建议,应当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稳定市场预期,让农民作为市场主体学会看市场,适应市场波动。政策应当为产业发展营造更好的政策环境,理顺产业链条,让农民种得出,卖得好。

  夯实农田水利基础。一些种粮主体希望,加强基础设施,让粮食生产不再受掣肘。

  “种地还是靠天吃饭,水利设施得跟上。”宁乡市东湖塘镇太平桥村袁铁山说,村里的山塘年久失修,渠道淤积,灌溉跑一路漏一路,去年大旱,合作社200多亩水稻秧苗都没插下去。

  完善种粮社会化服务。巢湖市庙岗乡莲花村王学斌说:“我们卖的都是潮粮。因为一台烘干机要几十万元,使用率较低,难以短时间内收回成本。租用烘干机的话,一斤就要6分钱,大户难承受。”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农业生产依然受农田水利、晾晒场地、农机设备等基础不足的制约,今后应当通过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增加社会化服务供给来改善生产条件,通过多种政策手段,调动农业经营主体种粮积极性。

  “农头工尾”,促好粮卖出好价(乡村观察)

  ——对黑皖湘粮食主产区百家经营主体的调查(下)

  本报记者 赵永平 朱 隽 王 浩 郁静娴  

  在一家农牧产业园里,养殖企业利用机械贮存鲜玉米。 李荣新摄(人民视觉)

  制图:张芳曼

  ■核心阅读

  ■订单农业成趋势,龙头连农户接市场,促进粮食生产提质增效

  ■直面经营压力,企业千方百计降成本,品牌化提高粮食“身价”

  ■着力全产业链升级,制度保障优粮优价,向“吃得好”“吃得放心”转型

  一纸订单的效应:

  龙头企业带农户,稳粮价降成本,引导种植结构不断优化

  市场冷暖,企业先知。龙头企业是粮食产业的“农头工尾”,最先察觉到市场变化——

  “好米才有好出路,做大路货肯定不行了!”在湖南省宁乡市,卫红米业总经理周正春坦言,“一斤稻谷出六两米”,普通大米每斤能卖2元左右,按现在的稻谷价,基本是保本微利。

  好大米是种出来的,优结构必先稳粮源。卫红米业与5000户农户签了订单,统一品种、统一收购,辐射带动了10万亩优质稻。

  一纸订单,让粮农心里托了底。双江口镇兴桂村大户范剑锋感慨:“晚稻1斤一块五,比市场价高两毛钱。”公司有仓库、有烘干塔,签了订单,不光销售不愁,还能享受整地、治虫、烘干等全程服务,每亩种粮成本节约80元,算大账能增收200多元。

  “更实惠的是‘粮食银行’。”双江口村农民范文波接过话茬,稻谷收完,农民可以像存银行一样把粮存到服务中心,根据市场价选择销售时间,既降低了仓储成本,又消除了卖粮后顾之忧。

  在安徽省巢湖市庙岗乡,许多农民也尝到了订单的甜头。莲花社区粮农杨咸四,过去一直以种“嘉花”稻为主,品质退化,效益下滑。去年签下50亩优质水稻订单,老杨一下子缓过劲儿来:“每斤比市场价高0.1元,这样种粮,咱才能挣上放心钱!”

  订单农业,激活农民“调优”积极性。黑龙江桦川县玉成农机合作社理事长李玉成,最得意的是,去年签了3000亩绿色水稻订单,“每斤价格2.4元,少施肥、不打药,好米能卖出好价钱,农民种地才有奔头!”

  粮农手中一张张订单,正是企业面向市场转型的体现。巢湖市光明槐祥公司采购部经理翁厚彪分析,如今长三角地区消费者偏爱口感好、香味浓的大米。瞄准商机,公司通过订单农业,推广“南粳9108”新品种,高价收购香型大米,实现了从产业下游向上游的倒逼。

  市场倒逼,换来田野里的“一手好牌”。湖南常德市鼎城区,去年推广优质稻50万亩;桦川县调优结构,良种覆盖率达到100%。该减的减下来,该优的多起来,农田焕发新的生机。

  越来越多的龙头企业参与,粮食市场出现积极变化:从各地收购情况看,政策性收购量减少,市场化收购增加,市场主体更加活跃。“民营企业有灵活性,只要质量好,高一点给价没问题。”黑龙江大锦农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岳彩树介绍,公司产业覆盖肉鸡养殖、屠宰、有机肥、饲料等领域,采购玉米主要作饲料,年用量4万吨左右。“我们是收一季、用全年,去年收购价每斤8毛5,只要指标合格,敞开收。”

  调查发现,粮食市场优质优价机制正在形成。从各地入库进度看,目前中晚稻的价格平稳,优质稻谷市场价明显高于最低收购价。比如安徽中粮(巢湖)米业收购的粳稻,平均每斤价格1.34元,高出最低收购价4分钱。“不要小看这几分钱,面积大了,就是笔大账!”巢湖市银屏镇三胜村大户陈玉扣坦言。

  一套组合拳的合力:

  真金白银强龙头,着力提升先进产能,让有潜力的企业壮起来

  在粮食产业链上,龙头企业是关键一环。对黑皖湘粮食主产区经营主体调查显示,85%的企业反映“成本高、压力大”,亟待“突围”。

  “米价走低,谷价仍高,加工企业利润薄。”宁乡市花明粮油公司负责人沈志强说,大米加工成本中原粮是大头,占到80%以上。去年稻谷收购价每百斤130元,再算上电力、人工等成本,加工普通大米利润率不足3%。

  桦川县付士米业公司也感到同样压力,副经理陶建峰表示:“公司年加工水稻10万吨,按现在的米价倒推,谷价要在1.25元左右才挣钱,这几年稻谷收购价一直偏高,成本利润倒挂。”

  什么原因造成“稻强米弱”现象?鼎城区粮食局副局长沈十美认为,这反映出粮食产业的结构性矛盾,大路货多,绿色优质的少,阶段性供过于求与供不应求并存。

  中央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粮食收储制度改革,为的就是理顺市场,促进粮食产业高质量健康发展。

  “强龙头才能稳产业”,各地真金白银扶龙头,打出政策组合拳。

  扶优扶强,提升先进产能。“市场优胜劣汰,产业面临一次重新洗牌。”沈十美坦言,鼎城区有120多家粮食加工企业,市级以上龙头企业仅10家,其他大多小而弱,前些年盲目扩张,造成产能过剩,导致目前平均开机率不到40%。“政策扶持,不是眉毛胡子一把抓,而是让有潜力、带动能力强的企业壮起来。”

  同样加工稻谷,精为天米业蹚出新路。“一粒稻谷变身胚芽粉,附加值提高5倍以上。”在公司展厅,董事长彭长秀拿出新产品介绍,借力“中国好粮油”行动,公司与南京农业大学联合攻关,开发的专利技术国内领先,早餐胚芽粉供不应求。立足创新,如今公司年产精米10万吨、食用油3万吨、胚芽食品1.5万吨,一条粮食产业链,紧紧“链”住了6000多户种粮农民。

  龙头聚集,打造产业集群。黑龙江富锦市,着力理顺粮食产业链,实施锦稻集团60万吨水稻加工、象屿集团200万吨玉米深加工项目,达产后,可消化全市90%的水稻和全部玉米。围绕玉米淀粉深度开发,向醇类、酸类等高端领域延伸,实现粮食就地增值。

  打响品牌,提高粮食“身价”。在常德,10家企业首批授权使用“常德香米”地理标志,力争3年在核心区域发展200万亩,产值过百亿元。金穗米业尝到了甜头, “好口碑不愁市场,常德香米粒型好、口感香,一斤比常规米贵一倍,品牌农业是今后的发展方向。”总经理苏运德表示。

  改革不会一蹴而就。调查发现,部分企业面临“收粮难”问题。

  加工有需求,种植跟不上。记者了解,付士米业本季收粮总体进度慢,要满足加工需求,缺口还有2万吨。“主要原因是品种和质量问题,公司要求出米率不低于69%,但许多农户的稻谷难达标。”陶建峰坦陈。

  质量问题同样难住了中粮(巢湖)米业。公司负责人吴军表示,他们主要收购优质粳稻,但去年收购量缩减了40%,有产能、有市场,关键还是稻谷质量不匹配。

  有的受访企业则反映,有好粮,不敢收。“最低收购价下调,粮价波动大,存新粮风险大。”翁厚彪细数,2016年的晚籼稻一斤1.38元,2017年降了两分钱,去年降了1毛钱。“市场预期不稳定,不敢存粮;可不存,粮源不够,开机不足,又会推高成本,企业两头为难。”

  “稳预期,才能保障优粮优价。”不少加工企业呼吁,粮食最低收购价公布时机再早一些,充分留出市场消化时间,避免市场大幅波动。他们还希望进一步完善种粮补贴政策,带动种植端向优质绿色转型。

  一条产业链的升级:

  从田间到车间一起补短板,理顺市场,让更多扶持举措精准落地

  粮食产业的健康发展,需要种植、收购、加工、销售等全链条升级。

  ——强种植,调优结构。

  坐拥建三江平原,产着东北米,桦川人开始居安思危。副县长张义利说:“瞄准绿色、有机,东北大米才更有竞争力。”舍得真金白银,县里每年投入研发资金1.2亿元以上,优选出稻花香、五优稻3号、三江6号等适宜本区域的优良品种。同时,广泛推广有机水稻覆膜、益生菌育种等新技术,有效培肥地力。全县绿色食品认证面积85万亩,有机认证3万亩,成了名副其实的“绿色食品之乡”。

  好大米让粮农尝到甜头。“有机水稻,全程无农药化肥,浸种采用盐水,苗床用益生菌培养,生态米卖出几倍价钱。”桦川县五良纯生态农业合作社理事长付延飞说,5年努力,合作社有机水稻生产单元从75亩发展到5000亩。

  种得好,还要卖得好,更重要的是建立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宁乡市农业局副局长罗德辉说,订单不足,农民调结构就没有方向,目前全市大户存粮量普遍较大。他建议,政策层面应出台精准扶持措施,进一步完善“龙头+合作社(大户)+农户”机制,从源头保障“舌尖上的优质”。

  对于粮食补贴政策,桦川县农业局局长孙立新认为,现在补贴项目多且细,“优质”导向作用不明显。建议结合市场需求,制定精细化粮食补贴政策,给予规模经营主体更多扶持,引导农民“缺什么、种什么、抱团种”。

  ——保收购,优粮优价。

  政策不断加力。农发行安徽分行有关负责人介绍,为保证政策性收购资金不断档,截至去年12月,累计投放最低价收购贷款76.6亿元,同比增加23.41亿元。鼓励市场化收购,累计投放贷款5.34亿元,同比增加3.95亿元。

  采访中,一些企业仍反映“不解渴”。60%以上加工企业表示“融资难”,资金不足是制约订单的一大因素。周正春表示,去年当地银行推出“粮食贷”,但门槛高、落地难,公司收购资金缺口3000多万元。企业年加工能力10万吨,目前收购量才2万吨,开机率仅20%。

  保订单,才能保障优粮优价。加工企业呼吁,政策性贷款再加力,商业贷款也应创新服务,解决粮食企业资金难题,帮他们渡过转型难关。

  ——促加工,补产业短板。

  “产品同质化,精深加工不足,是粮食产业长期存在的短板。”沈十美认为,不同地区的籼米加工差别不大,基本就是袋装大米,只是包装、规格不同。适应市场需求变化,需要企业创新产品,实现差异化发展。

  常德金健米业,是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从事粮食加工30多年,公司形成一条从种子研发、技术推广到深加工的全产业链,仅大米就有30个单品,目标市场从大众消费到中高端,多元化经营降风险。

  中小企业大多实力较弱,如果没有政策扶持,靠自身升级难度大。调查显示,40%的企业近三年没有获得过扶持项目。付士米业目前5条生产线只开了3条,现在又改成单班,“电费开销大,只能晚上开工错峰用电。”陶建峰无奈地说,“如果企业把大部分精力都用在降成本上,对于转型升级,真的办法不多。”

  不少中小企业吐露心声,激活粮食市场活力,离不开民营企业参与,但在项目扶持、贷款融资等方面,民营企业仍处弱势,希望产业扶持政策能扩大覆盖面,为民营企业发展营造更公平环境。

  北粮如何南运,是多家黑龙江大米加工企业关注的焦点。有企业负责人提出,黑龙江大米品质虽好,但是外运能力和产量不匹配,降低了价格竞争力。畅通运输瓶颈,新方案正着力破解老问题。

  改革直面难题,不断向前推进。粮食产业向“吃得好”“吃得放心”升级,共识正在凝聚,市场出现一系列积极变化,广袤的田野正孕育新的希望。

  延伸阅读

  我国积极稳妥推进粮价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改革,采取分品种施策、渐进式推进的思路,先后于2014年取消大豆、油菜籽临储政策,逐步调整粮食最低收购价格水平。

  2016年,我国取消实行了多年的玉米临时收储政策,实行“市场定价、价补分离”,对农民进行生产者补贴,鼓励多元主体入市收购。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改革理顺了价格,激活了市场,提高了竞争力,带动了玉米加工,也倒逼了结构调整。同年,早籼稻最低收购价格首次小幅下调至1.32元。

  2017年,国家首次全面下调三大品种稻谷最低收购价格,其中,早籼稻较高位下调0.05元/斤,中晚稻和粳稻分别同比下调0.02元/斤和0.05元/斤。

  2018年小麦(三等)最低收购价调至1.15元/斤,这是自2006年实施小麦最低收购价以来的首次下调。

  2018年多地启动中晚稻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国标三等晚籼稻126元/百斤,同比降低10元;粳稻价格130元/百斤,同比降低20元。

  加快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粮油加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提出,要加快发展现代粮食产业经济,推动加工业转型升级,促进粮食“产购储加销”一体化和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关于加快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大力发展粮食产业经济的意见》明确,到2020年,初步建成适应我国国情和粮情的现代粮食产业体系,全国粮食优质品率提高10个百分点左右,粮食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长7%左右,粮食加工转化率达到88%。

  《 人民日报 》( 2019年01月11日 18 版)

加载中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蔡薇萍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