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观点

市政府拖欠农民工薪酬多年理当追责

2019-05-15 09:14:47       来源:人民网    作者:蒋萌

  市政府拖欠农民工薪酬多年理当追责

  背景:近日,山东滨州的王先生向中国之声反映,他父亲带着村里的乡亲在当地干了多年建筑工程。2002年以来,从滨州黄河河务局下属企业承揽了多项政府市政工程,十几年来要不到血汗钱。其父亲因病去世三年了,至今还有150多万元的工程款被拖欠。为填补这个窟窿,他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借了不少外债,甚至还被迫卖房还债。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回应称,欠钱属实,但市里不给拨款,无法支付。

  新京报发表国华的观点:治理政府项目拖欠工程款,解决农民欠薪,这个问题中央曾三令五申。就在5月12日,滨州当地媒体还刊发了题为《滨州开展“五进”宣传形成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强大舆论氛围》的报道。这起个案中就有个细节:涉事工程处在解释欠款原因时坦承,“一些工程款没有拨给我们”“上一任的上一任也把一些钱给花了”。政府工程只有立项,没有资金支持,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钱去了哪里我们不得而知。但当地政府财政管理的粗放和松弛,相关官员花钱的随意,从中倒是不难看出。在很多地方,出现政府部门赖账有些官员却无动于衷的现象,说到底是因为政府部门欠的债再多都只是政府行为,换句话说属于“集体负责”,与负责官员个人毫无干系。千债万债,只要拖到任期结束,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部分政府官员有赖账的便利,却不用付出任何代价,类似赖账行为自然难以禁绝。在法治日益健全的当下,民间“老赖”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已是显而易见的事实。而政府部门当老赖,也应付出足够的代价。滨州工程款拖欠事件影响足够恶劣,也是“政府赖账”的典型个案。有关方面不仅要督促相关单位还钱,对责任官员也应当严办。在个案追究外,政府部门赖账背后的制度因素也不能忽视,应尽早提上解决日程。

  小蒋随想:这印证了离任审计和终身追责制度仍有待完善与落实。“上一任的上一任也把一些钱给花了”,如果曾经的管理者确实挪用了有关款项,甚至压根儿没拨款,理当为留下的窟窿负责,不能离任就可以成为“没事人”。唯有认真追责,实行终身追责,才能令责罚相称,也会使后来者不敢效仿。这之中,也要警惕拿“集体负责”作为个人卸责的理由。就算真是“集体决定”,有权决定的“集体”的范围也是有限的,谁投了赞成票,就得担责。敬畏权力,审慎用权,权责对等,明摆着。再看新官不理旧账,往轻了说是不作为,往重了说是渎职。官员可以更迭,政府是恒定的,在任者代表政府,必须捍卫政府的公信力,掌握权力要求其必须履职。如果现任者继续赖账,难免要承担“连带责任”。在一些民告官案件中,现任者同样是被告,要出庭应诉。有人可能会说:理论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就本例而言,债赖了十来年,要债者都死了,地方政府当“老赖”的顽固,追责机制的缺失,不言而喻。这个时候,来自媒体的报道,来自舆论的压力,可能会使事情发生微妙变化,没准会出现“领导重视,着力解决”。若此,对被拖欠血汗钱者自然是好消息。但是,“特事特办”毕竟效能有限,解决根本问题还得依靠制度。完善制度并严格落实,更是依法、依规用权的应有之义。

加载中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高晓川
博评网